首页 中心数码 专业制作 最新社区 专业项目

96探花亲笔:我们这一代天之骄子,20年前的那通电话可以改变

发表于2020-06-06

96探花亲笔:我们这一代天之骄子,20年前的那通电话可以改变

一个本可以改变NBA历史电话。我是说真的。那是1996年NBA选秀大会的前一夜,某个总经理打给Kobe Bryant的电话,他还想在选秀开始前做最后一搏。但是Kobe并未接到那个电话。那晚究竟发生了什幺?在讲述事情原委之前,先让我整理下思绪。

20年前的这个星期,我通过选秀进入了了NBA。1996年的选秀被认为是历史最佳之一。Kobe,Iverson,Steve Nash,Ray Allen,Stephon Marbury,Marcus Camby,Peja Stojakovic,Antoine Walker…… 我还能继续列举。作为其中的一员我深感荣幸。

从我记事开始,尤其是在成长过程中,NBA选秀对我而言就具有特殊的意义。我从未错过任何一次选秀的电视直播。对一个年轻的孩子来说,选秀象徵着一个遥不可及的梦——那意味着我童年时代的偶像穿着西装,正襟危坐。Billy Owens,Steve Smith和Larry Johnson都是我成长过程中一直追逐的大学传奇篮球球员。我曾在操场模仿他们的脚步。我记得我当时在想,他们怎幺就可以那幺耐心地等待着自己的名字被叫到呢?

在电视上,选秀大会的一切看起来都像是被设计好的。球员们看起来都如此冷静,他们稳稳地一步步走上台去和NBA总裁握手。我从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我最喜欢的环节是NBA总裁完美念出球员名字的方式——总是有些名字特别难念。那个时候,我总是幻想着David Stern某一天会念出我的名字。

96探花亲笔:我们这一代天之骄子,20年前的那通电话可以改变

在我想象中,选秀简直就是一件完美之事。

但在现实中,真实的选秀和我在电视中看到的相差甚远。那个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已变得模糊不清。在第三顺位被选上让我完成了我毕生的梦想,但那个晚上一点都不似精心安排过的。

比如说这张选秀大会前拍的照片——这是参选球员和总裁在大会开始前一个小时拍的照片。

Google一下1996 NBA选秀 总裁 照片。

96探花亲笔:我们这一代天之骄子,20年前的那通电话可以改变

不是这张。这是我们为SLAM杂誌封面拍的照片。

是这张正式选秀照片。找到了吗?

96探花亲笔:我们这一代天之骄子,20年前的那通电话可以改变

好。

后排右边穿白色西装的?那是Ray Allen。在他旁边的小个子白人?那是Steve Nash。那时候他还没什幺名气,谁能料到这位加拿大小伙日后竟能拿下两次MVP併成为板上钉钉的名人堂成员呢。穿绿色西装的是Antoine Walker——他是不是早料到自己会去塞尔提克呀?Stephon Marbury是和我从AUU(北美大学联盟)开始就一起打球一起成长的伙伴之一,他在照片后排很左边的位置。说到Marbury,那年选秀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戴的那块手錶。我还能清楚地记得那块手錶长什幺样。好像是一个想和他签约的服装公司送给他的礼物。

Stephon和我算是故人。选秀前一年,我离开家乡亚特兰大前往位于加利福尼亚的伯克利大学参加暑期课程,我离开前一晚我们还一起出去玩了。他那个夏天正好从纽约来到亚特兰大佐治亚理工学院。我们都对大学生活的第一年激动不已。在球场上,Stephon显得比我更加自信。很多球探当时已经谈论起了他在NBA的发展前景。但是当时并没有很多人读一年大学之后就进入NBA打球,所以我们压根也没朝那方面想。下一次我们再见面居然就是1996年的选秀大会。

现在很流行比较历届选秀。1984年的选秀是神蹟:Jordan,Hakeem,Barkley,Stockton。

2003年选秀也很疯狂:LeBron ,Carmelo,Bosh,Wade。

但我觉得1996年的选秀可以认为是有史以来最棒的。看看这张照片:他们看起来那幺年轻那幺朝气蓬勃……但很难想象96届选秀中有5个人赢得过NBA冠军。Kobe5次获得总冠军,Ray Allen收穫两个冠军。还产生了三个MVP,数不清的全明星。还有四次获得得分王的Allen Iverson。

96探花亲笔:我们这一代天之骄子,20年前的那通电话可以改变

如果那时候有人告诉我1996届会获得如此多的荣誉,那当时19岁的我可能会笑得合不拢嘴。我很开心我是这样历史性的选秀中的一员,并且也获得了一些成就。我入选过全明星,但是这和跟我同届的球员所获得的成就和荣誉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咦,照片里是不是没找到我本人呢?

赶紧在脑袋里数一下:19名球员,加上总裁Stern。

那天晚上我穿了简单的黑色西装,淡蓝色的衬衫和花领带。

找到我了吗?

我等着呢。

哈哈其实我不在。那是因为…那天我错过了去选秀大会的巴士。

人们总是问我很多关于我们那届选秀的问题,但是几乎没有人记得我不在选秀合影里——除了我的母亲,她偶尔还是会提起这件事儿。

比如,你怎幺能错过选秀合影呢?

所以最后再说一次:老妈,以下是我错过巴士的原因。

选秀开始前的24小时简直忙翻了。真的是忙成狗。一整天我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跑来跑去,应付各类的媒体:照片,採访,开会。

而且我到纽泽西的时候离选秀开始仅不到48个小时——其他参加选秀的成员大概提前三四天就到了。在这之前我去了温哥华和多伦多参加最后的试训。(暴龙和灰熊拥有二号和三号选秀权。)

所以我到的时候就已经精疲力竭了。宾馆入住之后,我去了我母亲的房间。她正忙着安排和我一起进入小绿屋的家人呢。NBA只允许每位参选者带几名家人进入小绿屋,像我这样带着一大家子的就得斟酌取捨一番了。再次跟我的弟弟们说声对不起。他们最后被年纪大些的家人挤了出去,但是他们是除了我母亲之外看我练习和比赛最多的。如果我能改变过去,我会想个办法把他们带进去的。

我发誓,这只是我错过巴士的序幕而已。

我觉得这是衣柜的错。

我之前订了两套西装,甚至还包含了衬衫和领结。大部分都已经到宾馆了,但是直到选秀当天早上我还是没有拿到所有的东西——所以我不得不去跑一趟商场。我那时在球场的宾馆,和我的一个朋友在一起,我们需要做出一个选择:找一个纽泽西当地的商场或是穿过隧道去纽约市中心。要知道我们当时都只有19岁——我还从来没去过纽约呢,你觉得我会怎幺选择?我回来之后还有足够的时间去选秀大会呢——至少我当时是这样想的。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一个新秀才会犯的大错。或者是成为新秀前的错误。在我人生最重要的时刻,跑到纽约去几个小时然后还幻想着能够及时赶回东卢瑟福?真是聪明。

我完全没有考虑第一次看到纽约的惊喜好奇。仅仅是走在街上看着人来人往就足以让我完全忘记了时间。(但我真的买了衬衫。)另外我也完全没考虑到堵车的问题。本来通过隧道去纽约仅需要15分钟,但是回来却花了整整一个小时——堵车太严重了。等我回到宾馆的时候,每个人都已经开始朝宾馆前面的大巴走了。而我还是一身休闲打扮。

当我终于回到酒店房间,我注意到房间的电话亮着。但是我没多想,只是觉得有点烦人。我手忙脚乱地换了衣服,然后又发现我忘了穿上袜子。给我做西装的裁缝帮我额外加上了双袜子,是那种白色的丝绸袜子,是我们的叔叔辈配着短裤穿去野炊的袜子。我还记得我甚至领带也不会打了。但是所有人都已经走了,我只能靠我自己。还好最后我还是系好了领带。压力之下真彷彿什幺都不会做了。

终于我準备出发了。虽然大概迟了30分钟,但是我準备好参加选秀啦。

离开房间之前,我一定要把那讨厌的不停闪烁的电话灯给灭了,所以我查了电话留言。但奇怪的是那留言并不是给我的,而是给Kobe的。一定是有人搞混了我们的房间号。那时候Kobe还是个準备参加选秀的高中生。我和他仅仅在参加ABCD训练营的时候有过交集。

留言来自东区某个球队的总经理,他们拥有某个前10的选秀权。留言的内容是,「Kobe,我知道你不想让我们选你,但是我们觉得你是我们想要的球员,所以我们还是会选择你。」

我当时急急忙忙的,所以我只记得我当时想:好吧,我知道Kobe要去哪儿了。然后我挂了电话,并没有多想。事实上,我很长时间都没有想起那则留言,以及那支球队最终为什幺没有选择Kobe。那一天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那留言那时对我而言实在无关紧要。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个大大的如果。如果那个总经理真的做了他留言所说之事,如果那电话正确拨入了Kobe的房间,那过去的20年会是如何的不同?

96探花亲笔:我们这一代天之骄子,20年前的那通电话可以改变

我一到选秀现场,我的家人都已经在小绿屋坐着了。我的母亲露出了我熟悉的表情——她的表情在责问我,你到底去哪儿了?每次我去打球回家晚了她就会给我这样的表情。所幸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很长,大概也就15分钟吧,我就被球队选上了。

我知道我不会是第一个被选上的。那晚的状元属于那个美式足球和篮球一样厉害的六尺男孩——传奇人物Allen Iverson。费城也考虑了其他几名球员,但是Iverson毫无疑问是他们的首选。所以Iverson绝对是状元。

我记得Iverson也有一个大家庭以及很多朋友。我记得他当时很沮丧,因为他的两个好朋友不能和他一起进入小绿屋。Iverson以不断打破传统而逐渐出名,选秀之夜也不例外。

当Iverson的名字响起,他在小绿屋拥抱了他所有的家人和朋友,然后他居然开始朝远离舞台的地方走去。那可是电视直播呀,没有人知道他要走向何方。状元大哥到底要去哪儿呀?

后来我们才知道,Iverson让他的两位好朋友等在小绿屋外面。在和总裁握手之前,他去拥抱了他的朋友。那一刻真的很温馨。那就是Iverson——那从不会忘记他来自哪里,他总是会支持他身边的人。整个职业生涯,Iverson有时候会因为坚持做自己而陷入麻烦,但我认为正是那独一无二的Iverson才造就了他无与伦比的职业生涯,才影响了一代人。

96探花亲笔:我们这一代天之骄子,20年前的那通电话可以改变

接下来是多伦多的二号籤。我以为我有机会去暴龙,因为Isiah Thomas那时候是总经理,我记得他告诉我他得做出一个艰难的选择。他最终选择了Marcus Camby。但是一号籤和二号籤之间的等待对我而言无疑是既激动又紧张的。

我知道下一个该轮到我了。

温哥华灰熊的总经理Stu Jackson告诉过我的经纪人,他绝对会用第三号籤选择我。我相信Stu。几个月之后,在我新秀赛季前期,他成了灰熊队的教练。我开始意识到我的直觉是对的。他是那种言出必行的人,而且非常严。Stu绝对是我遇到过的最严格的教练。他会在整个球队面前批评我的篮板,他会一边看着数据统计一边说,「你比死人多抢了一个篮板。」但是他是刀子嘴豆腐心。他其实对我很好,我们这幺多年来关係也一直很不错。

听到我的名字后,我记得我坐在那儿傻傻地拍了半分钟的手。然后好像有人推了推我,像是再跟我说,Shareef,还不快站起来。我只是想把那一刻铭记于心。最后我还是站起来拥抱了所有人,和我母亲的拥抱是最久的。从台上走下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在看台上的弟弟和朋友们。他们已经戴上了灰熊的帽子。从他们听到我名字那一刻的反应,温哥华的公关Steve Forrest猜到了他们是我的家人,于是他赶紧过去给了他们帽子。那感觉真好。

Forrest给了我一件1号的灰熊球衣。(其实我希望是3号——我后来的职业生涯穿的一直是3号,同时也是我的选秀号。)

96探花亲笔:我们这一代天之骄子,20年前的那通电话可以改变

离开小绿屋之后,我去站台跟我的弟弟和朋友们击掌庆祝。直到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他们的表情和反应。他们是那幺的开心,彷彿他们才是被选上的。

我在后台碰到了Stephon。那一天发生了太多事。两分钟之后他就被带走了——他和Ray Allen已经被彼此交易了。Stephon会去往明尼苏达。那简直太令人激动了,因为去年明尼苏达刚选了Kevin Garnett。我们都曾在高中时一起参加国AAU比赛,后来也一起参加了麦当劳高中全明星赛。Stephon和Garnett关係很好——现在回想起他们最初在明尼苏达的那两年还是觉得很棒,他们居然在我的新秀赛季就进入了季后赛。

媒体採访大概花了两个小时。然后我回宾馆后见到了我的家人,他们都在大厅等着我呢。我的母亲还有当时的一张照片——我们所有人和经纪人的一张合照,我的弟弟们戴着灰熊的帽子站在旁边,我是坐着的,所以可以看到我难看的白色丝绸袜子。我的经纪人安排了一辆豪华轿车,无论我们想去哪儿都成。

19岁的我能去哪儿呢?

我们都挤进了轿车,找了一间很晚还开着的酒吧。我们坐下,点了吃的,开始了无尽的谈笑狂欢,直到酒吧关门。喝的?有苏打水呀。

那真是纯真美好的时光。那晚之后一切都开始变得严肃。在生涯早期,每当我忙的团团转,我就希望时光可以倒回到那一晚,哪怕只有一刻。即使到了现在,我偶尔也还是会那幺盼望。

上一篇: 下一篇:

大家正在看